警告!你可能患上了"垃圾睡眠症"
2017/11/29
您的“湿气”到底有多重?
2017/11/29

澳洲立法承认中医,但日子真的就好过了吗?

澳洲立法承认中医,但日子真的就好过了吗?
来源: 时间:2016-06-08 12:19:53 点击:429
现年19岁的Josh是澳洲人,从小就喜欢中国的功夫,曾在中国开封、广东等地学过武术,而在一次的训练当中,他不小心受伤了,接受了中医治疗,从此对中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最终成为RMIT一名读中医的学生,“中医治病有很好的效果,我希望将来成为中医生。”Josh说。
澳洲是最早对中医立法的海外国家,从2000年的维多利亚州立法,到2012年7月1日的全国立法,中医在法律上取得了和西医同等的地位。中医立法后,中医治疗方式越来越被澳洲民众接受,但质疑的声音并没有停止,从立法变“紧箍咒”,到尚未纳入全民医保,业界还存在不同的声音。另一方面,向西医偏移的规范标准、个人为主的中医诊所无法在急诊上有优势,也使得中医要成为被广泛认可的主流还需一段时日。
名正而言顺,与西医展开竞争
谈到中医在澳洲立法,墨尔本平安中医诊所主任中医师李跃平认为,最重要的变化是有了严格的入门门槛,具备相应资质的人需要注册才能成为合格的中医生。而在以前,有些人可能在中国读了一个培训班、或者跟师傅学了三个月、或者说有祖传秘方手艺,到澳洲后也自称中医生,也开诊所,也给人针灸按摩,“好像谁都可以做中医,其实是良莠不齐,不能保证是规范的。但立法后,整个行业有了规范,需要学历、语言上达到要求。
所谓“名正而言顺”,中医立法后,中医的地位得到承认,也提升与西医的竞争力。“注册后,我们是一个‘doctor’,可以理直气壮和西医进行竞争。而在之前,中医更多可能被归为理发、纹身一类,而不是医疗行业,是不能开病假条的。”墨尔本平安中医另一位中医张医生如是说。
然而,澳洲对中医、中药师进行全国注册管理,也引来中医业界的质疑,有些人认为其实是给行业套上了“紧箍咒”,尤其是2015年7月1日起,资格认证更加规划和严格,包括英文雅思成绩7分、有澳洲中医委员会承认的学历和培训资格、以及5年以上的从业资历。
对此,被称为澳洲中医立法之父、现任澳大利亚全国中医药针灸学会联合会会长林子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立法原则上来说,澳洲中医地位是可以说是全世界最高,因为立法后中医和西医在法律上是平等的,而澳洲联邦政府、卫生管理部门对中医的看法也很理性,说明中医立法后行业前景获得正确的发展势头。林子强认为,中医立法重要又必要,它不但保护了中医师正当行医的合法地位,更重要的是保护了公众的健康权益,注册中医师不可随意进行不实宣传和不道德行为,澳大利亚民众心中逐渐树立起中医师的正面形象,建立起医患之间的相互信赖。

澳洲全国中医药针灸学会联合会(FCMA)会长林子强(右)向访客介绍。
质疑中前行 喧闹中进取
李跃平医生的平安中医诊所,就开设在墨尔本一社区的Medical Central里面,这意味着对中医的一种承认,也有利于本地人尤其是洋人产生“直觉”:是规范的诊所和医生,具有可信度。“这在立法前是不容易的。”李医生说。
据李医生说,一位患有皮肤瘙痒的患者,看西医看了很久都没有效果,她在medical central看到中医诊所,就抱着试试的态度来求医,结果发现她的皮肤瘙痒并不是单纯的皮肤红疹,而是由精神紧张引起的,“第一次用针灸治疗就减轻了皮肤瘙痒,还立刻上楼和其他患者分享了,经过几次治疗后也康复了。”
中医的治疗越来越被肯定,据澳洲有关部门调研时发现,立法后,中医门诊量相对过去大幅增加,在澳大利亚约有40%的病人寻求非西医治疗,而在这些人当中,80%以上的人都是寻求中医治疗。目前已有多家私人保险公司承保中医治疗保险,包括诊费和针灸费,治疗者可按比例由保险公司偿付在中医药方面就诊、吃药的费用。
在高等教育方面,公立大学的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RMTI)、西悉尼大学、悉尼科技大学等以及三家私立大学都开设本科及研究生的正规中医课程,其学历被澳洲中医局承认。
据悉,中医在澳洲的就业前景不错,不断吸引着不少人才投入中医行业。据去年底的统计数据,目前全澳注册中医师和针灸师是4494人,其中针灸师为1688。从年龄上来说,以35-55岁的中青年为多。
而有数据显示,目前澳洲全国约有5000家中医及针灸诊所,每年门诊人数至少有280万人次,其中约80%就诊患者的母语是英语。一般中医诊所的针灸费用大约40—70澳元/次,中药开方费在25—45澳元之间,一副付中药的价格在10—15澳元之间,如果医生效果好,病人回头率高可能收入就非常可观。

平安诊所李跃平医生(右)和张医生(左)
内外困局,业界盼纳入全民医保
说到中医,居住在墨尔本的本地人Emily表示很难接受,因为她听朋友说过中药很苦,但她却对于中医上的针灸、拔罐、按摩等却不太清楚,并不知道这些也属于中医治疗方式。
另一位中医生韩先生认为,像Emily这样的西方人其实并不少,他们对中医的认识比较片面,认为中医可能只有一种或两种治疗方式,如中药、如针灸,并不知道中医还有拔罐、推拿、刮痧,更不知道中医治疗的整体观、辩证观。“实际上,在澳洲就连华人对中医也不一定了解地很全面,更不用说洋人了。”
业界指出,西方人认为中医理论与自然科学相距甚远,甚至有的视中医理论为虚构理论,更有甚者把中医和神医巫汉视为同类,可有可无,即便有也只是作为替代医术(alternative)。
还有外界观点认为,中医通过望、闻、问、切,实行辨证施治,这些方法在治疗慢性疾病时有其独到之处,但在急重病症时就显得没有优势,不如西医来得准确、直接和高效。在疾病诊断方面,中国国内有中西医结合的医院,可以互补,但在海外,中医多数为个人诊所为主,有急重病症病人不会找上门,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中医的可信度和普及性。
中医在澳洲虽然已经立法,但不少人认为要得到主流社会的广泛认同尚需时间,除了西方人对中医的认识普遍不足,中医也有自身发展的原因。林子强透露,业界也有观点认为,不少师傅带徒出身的中医,延续了很多传统中医观念,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反而有些治疗方法结合了西医经验,显得“不上不下”,疗效也大打折扣。这让业界担心,如果中医完全根据西医标准来衡量和发展,前途令人担忧,“这也是中医目前的困局。”林子强说。
而另一个更关乎澳洲中医生贴身利益的问题是,中医尚未纳入澳洲国民医保(Medicare)。“澳洲人看西医,看病买药时由 Medicare 保险报销全部或者部分医疗费用,病人最多给一个差价,”李跃平说,但中医目前还不属于Medicare的范围,病人需要自己掏腰包。而一些私人补充医疗保险,可以报销中医治疗费用,但也属于有限度有条件的报销,如每年有一定的限额。对于中医生来说,最理想的状态是,西医和中医成为相对独立的治疗系统,都被Medicare承认,患者可以自己选择。
对此,林子强表示,澳洲最早是维多利亚州在2000年对中医立法,属于局部立法,逐步推进到全国,用了12年的时间,到2012年才实现全澳立法,现在虽然过去了4年,但中医还是一个“小孩子”,要实现和西医一样的福利,还需要逐步推进。“要知道,目前连牙医都没有Medicare,可见立法仅是第一步,只有中医注册被承认,才有可能争取下一步,欲速则不达。”(本报记者 裴静怡)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